长乐道长

【明宝】地窖里的星星

清瞳如旧:


林涛其实一早就知道自己是很被秦明嫌弃的,只是没想到,自己会被嫌弃的如此彻底。


就比如此刻,在办公室里已经安静的连掉根针都听得见响动的情况下,秦明还偶尔抬头盯着自己,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。


拜托,不管怎么样,人还是需要呼吸和吞咽的啊!!呼吸和吞咽还是会有轻微的声音的啊!!


林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转身小心翼翼的盯着在左边办公桌上埋头沉睡的某位法医同志,内心发出了无声的呐喊。


“神啊,谁来把宝哥给弄醒吧?!”


“叮铃铃--”


内心的想法还没平息,安静就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。林涛猛回头,忐忑的看了一眼目光能杀人的秦明,右手哆哆嗦嗦的伸进大衣口袋里摸手机。


然而,自己的手机却是安静的趟在口袋里,一点响过或者震动过的痕迹都没有。


林涛下意识的松了口气,把手机拿出来冲着秦明晃了晃,正准备开口说话,声音却被一把刚睡醒,还带着些含糊的女声打断。


“喂,妈妈。”被电话吵醒的李大宝揉了揉已经枕酸的手臂,接通了兀自在西装口袋里跳的正欢的手机。


“恩,好。我知道了,几点?”


“恩,好。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,大宝正了正有些僵硬的脖子。一回头就看见秦明和林涛睁着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。


“怎。。怎么了?我脸上有花?”


“没有。”秦明言简意赅的回答完,顺势收回目光。随即假装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一个档案袋,手指轻轻摩挲着档案袋的牛皮纸封面,轻声道:“谁的电话?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没事。”大宝起身伸了个懒腰:“只是姐作为一个适婚女青年,母上大人操心我的婚姻大事,所以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而已。”


相亲。。还而已。。


林涛扁了扁嘴,眼睛看着大宝那笑得有些没心没肺的脸,揶揄道:“宝哥,其实呢,做这一行的,想找到一个合拍的工作伙伴还比较容易。但是呢,想找到一个合拍的生活伙伴却不是那么容易滴!”


“所以啊,姐我要广撒网,搜罗一切大好青年,轻挑细选。”


“其实呢,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好的选择。”林涛眼睛上挑,斜看着秦明。


秦明被他看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,他有些尴尬的别过脸,强迫自己压下了内心的一些波动。


“谁啊?你别说是要把小黑介绍给我啊!小黑太熟了,不好下手!”大宝扁嘴,右手却伸出来指指林涛的鼻尖“算了吧,你连自己家的宝宝都还没搞定呢,姐还是不劳你操心了!”


“谁说的,我和我家宝宝感情很好的好吗?情比金坚好吗?”林涛轻轻一拍桌子,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宝哥,我说这屋子里不就坐着现成的吗?”


“现成的,谁啊?”大宝抬头看了一眼秦明和林涛,刚喝进嘴里的一口热茶喷了出来,喷了林涛一头一脸。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。”


被发出杠铃般笑声的女孩子喷了一脸热水,林涛有些忧郁的摸出纸巾,擦了擦脸上的水渍才道:“宝哥,你能不能矜持点。”


“能。能。哈哈哈哈,对不起。”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宝好不容易喘匀了气,一抬头看见秦明莫名其妙的目光,忙坐直身子,顺带整了整衣角。


“我怎么记得有人说过呢,同行结合的失败率高达59%。所以啊,我还是不在他这颗歪脖子上碰壁了,我还是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歪脖子树咯”说完,大宝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时钟显示正好五点半。


“好了,今天没有按键,我到点下班了。拜拜。”说完,大宝收拾完东西,转身出门,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
“几个意思?就这么愉快的去相亲啦?”林涛眯了眯眼,脚下用力,将椅子滑到秦明身边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别看啦,人都走远了!”


“谁看了,我是看她是不是卡点下班的,算不算早退!”一把拍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,秦明拿起一个文件夹,埋头看了起来。


林涛瞟眼看了下文件上的内容,哂笑道:“老秦,在我面前,你就不要装了。你人是坐在这里,心早就跟着宝哥飞了。不如,我给你一个建议啊?”


被林涛一下戳破心事,秦明不耐烦的将文件夹一摔:“你很闲是不是?”


“唔,我本来是很忙的,但是为了帮助我的革命战友,我只好牺牲一下个人时间咯。”林涛颇有些义气的耸肩,目光直勾勾盯向秦明。


被这渗人的目光看的头皮发麻,秦明垂下头,小声吼:“有话就说!”


“呐呐呐,做人嘛,最重要的是开心嘛。既然我们的秦小明不开心了,我作为你的好基友,自然要想点办法让你开心咯!”


话音一落,却见秦明十分鄙视又不屑的看了自己一眼。


林涛感觉到自己被这个眼神深深伤害到了,连忙收起刚才的不正经,义正言辞道:“你这点小心思就别装了,在宝哥昏迷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。”


“看出来什么?”


“看出来你喜欢人家啊!”林涛一拍秦明大腿,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道:“人宝哥昏迷的时候,你急的茶不思饭不想的,就坐在那床边看着,都快看成望妻石了!”


见秦明一副思索的表情,林涛继续:“后来宝哥醒了,你看你笑的,跟朵喇叭花似的。你这司马昭之心啊,早已经众人皆知咯!”


“你才笑的像喇叭花!”


“好好好,我笑的像喇叭花。”林涛笑着点头,双手撑着秦明的桌子站起来,表情十分严肃道。


“秦明,我说真的。赶紧去求宝哥让她把你收了,你要是实在舍不得,那九块钱,我替你出。”


说完,也不等秦明想没想明白到底是哪个九块钱,林涛就脚底抹油溜走了。


“滚!”


后来的十分钟内,办公室里都回响着秦明荡气回肠的怒吼。